李治你别怂_第十九章 长安未央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十九章 长安未央 (第1/3页)

  薛家父子并未在李府内碰头。

  李钦载送薛讷出府时,前堂的老将们已经告辞。

  前堂内,李勣仍坐在主位一动不动,闭着眼打着瞌睡。

  李钦载悄无声息走进前堂,第一次仔细端详李勣。

  双鬓染霜,风华渐逝,名将已白头,独坐明堂上,一股迟暮的气息充斥周围。

  李勣已老迈,他曾经是大唐最耀眼的一颗将星,他的威望在大唐军中至今不衰,可是,他终究老了。

  堂内的李钦载静静地注视着他,良久,似乎察觉到堂内有人,李勣忽然睁开眼,一道锐利的精光闪过,随即恢复了浑浊。

  “钦载,薛家的小子送走了?”李勣的声音有些嘶哑。

  李钦载躬身:“是。”

  李勣笑了笑,道:“薛仁贵是个不错的良将,薛家的家教也甚严,你那些狐朋狗友里,薛讷算是个真正的朋友,与他的交情好生珍惜。”

  “是,孙儿也觉得他是个不错的朋友。”李钦载嘴边露出一抹微笑。

  李勣嗯了一声,然后又闭上眼。

  李钦载却仍站在堂内,并未退出去。

  李勣于是睁开眼看着他:“还有事?”

  “有。”

  “痛快点说,磨磨蹭蹭的,不是丈夫所为。”

  李钦载想了想,道:“白玉飞马之事,有些眉目了,孙儿想借府里几个人出去转转,但父亲大人下了禁足令,孙儿出不了门。”

  李勣笑了:“尔父对你严厉一些,终归不是坏事,若是太过宠溺,岂能换来你今日的迷途知返?”

  李钦载笑了笑,这就没法解释了。

  什么迷途知返,你家孙子鬼上身了知道吗?

  “老夫稍停吩咐吴通,撤了你的禁足令,你说还要借府上的人,你欲借何人?”

  “刘阿四和他属下袍泽。”

  李勣迟疑了,抬眼深深地注视他,良久,忽然一笑:“好,老夫答应了,不过你行事当拿捏分寸,切记不可闹出人命,惹了大祸是什么下场,想必你已很清楚了。”

  “孙儿明白。”

  话已说完,李钦载却仍留在堂内不走。

  李勣叹了口气:“有事一口气说完,老夫已不耐烦了,莫逼我揍你。”

  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