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唐锦绣_第一千五百四十三章 河东盐池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一千五百四十三章 河东盐池 (第1/3页)

  笔趣阁顶点 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天唐锦绣 !

  河池沼沼、落雪纷纷,官廨建在半山腰处,自推开的窗户凭窗远眺,天地万物静谧安详。窗前的王福郊却心绪难宁,叹息一声,呼出的白气有如白练。

  这大抵是今冬最后一场雪了,雪落无风、纷纷洒洒,并未有太多严寒,但王福郊且只感到彻骨寒冷……

  转过身,目光在官廨之内一众属官的脸上一一掠过,坐在书案之后,喝了口茶水。  下首,佐官司马虞蹙着眉头,语气生硬:“房俊携圣旨而来,必将搅动解池局势,所谓的整顿盐务只不过是托词而已,谁都知道真正的目的乃是将解池产出收

  归中枢。却不知监正有何对策?”  当下,其实并无“盐税”之说,所谓的“盐税”仅只是食盐产出的定量缴纳国库。也并无负责“盐税”之机构,整个解池的食盐生产都在尚书省管辖之下,名为“

  盐监”,王福郊便是“监正”,同时还有尚书右丞的职务。  隋初之时,朝廷曾禁止百姓制盐,食盐之管理极为严苛,但不久之后便取消这项政策,甚至在大业年间一度无人管理、任意买卖,朝廷各项税收之中无“盐税

  ”这一项,开放程度空前绝后。

  至贞观年间,关中地区的食盐价格为每斗十钱……

  掌管盐务的是尚书省,但这其中掌控解池盐务的河东世家却发挥了巨大作用。  尚书省只收取食盐产量的一定数额收入国库,其余产量则全部归于“生产耗损”,落入河东世家的口袋。而解池之食盐源源不断,只需派人晾晒收集即可,成

  本极低,即便极其低廉的价格也获利极丰,导致盐价始终未曾上涨。

  但食盐之重要,却古今如一……  王福郊淡然喝着茶水,并不理会司马虞咄咄逼人之气势,缓缓道:“当初晋王起兵、攻伐长安,河东世家鼎力相助,就应该想到一旦失败将会面临何等惩罚。

  现在陛下坐稳江山、晋王一败涂地,正是陛下清算之时,怎么,你还打算对抗陛下圣旨、朝廷政策不成?”

  政治风险就是如此,成功了固然扶摇直上大权在握,失败了就要面对惩罚。  河东世家之所以几百年来掌控盐池之利,自是因为自身之实力,更是因为永远站在胜利一方,起初选错了不要紧,重要是及时止损,用丰厚的盐利获取胜利

  者的宽宥,然后重新站在胜利者的一方。  支持晋王并没有什么关系,只要在盐利上给予陛下丰厚的回报,自然可以换取陛下的宽恕,可若是在已经失败的情况之下依旧对抗陛下圣旨、违逆朝廷政策

  ,那就彻底违背了河东世家的立身之本。

  司马虞显然也知道这一点,踟蹰一下,问道:“监正打算让利多少?”

  王福郊摇摇头:“现在房俊携大势而来,我们处于被动,不是我们想给多少,而是房俊想要多少。”  支持晋王可不是用嘴支持,河东世家付出的甲胄、军械、粮秣、钱帛不计其数,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